工业用地供需不均 「田园化聚落」帮农地工厂就地合法?

  • 编辑时间: 2019-10-08
  • 浏览量: 935
  • 作者:
工业用地供需不均 「田园化聚落」帮农地工厂就地合法?

近几年来,一方面台湾住宅房价直直落,但工业用地价格却逆势成长,更出现供需不协调状况。有些县市的工业区,空厂房一堆,但也有许多企业遍地找不到厂房。

《远见杂誌》六月号针对工业区土地陷入困境,有详细报导。同时《远见杂誌》也注意到,今年初以来,政府陆续提出「田园化生产聚落」、「平价产业园区」等产业用地政策,前者希望以彰化「水五金」聚落 ─ 顶番婆为专区範例,解决农地违法工厂的历史沉痾。

后者则是,由政府初步拟定四年200亿元预算,想在全台开发小规模的平价园区,目标在于改善产业界长久诟病的「缺地」问题。

然而,环保团体却质疑,田园化生产聚落是为违法农地工厂,开启了「就地合法」的巧门。

「不管是田园化聚落、小型园或平价园区方案,都是绕圈子、便宜行事的政策,如此一来,就不用去处理工业用地的核心议题,」台湾环境资讯协会研究员张淑贞质疑。

她说,在既有方案中,186个特定区的农地工厂,经过补办登记之后,有机会将工厂所在、违法使用的农地,申请变更为合法的丁种建筑用地,这做法已引发争议。如今又要发展上述政策,根本是进一步顺应厂商需求,为其量身划定一块产业用地。

「这对进驻工业区的合法业者是不公平的!」有工业区开发经验的荣鑫集团、米堤饭店总经理李丽裕指出,工业区内的厂商必须负担公共设施维护费、汙水处理费等厂区营运费用,比违法工厂多出许多成本。

义守大学副教授郑安廷表示,许多隐身在违法农地工厂中的业者,因为省了这些钱、得以扩大利润,但却把成本「外部化」,造成环境汙染、食安问题,就算要将田园聚落合法化,也该回溯清算应该支付的环境赔偿。

「这些工业生产成本,是农民,甚至全民帮它承担了!」有耕农经验的「地球公民基金会」专员吴其融表示,当别处农田每一百斤的割稻价格可以1050元起跳时,彰化水五金聚落旁的农田却永远只有950~980元,只是因为旁边有工厂、被质疑有汙染。

「所以应该去讨论『生态补偿』,计算出合理的『补偿金』,这不该被称作『回馈金』,因为确实对农田、对环境造成了损害!」立委蔡培慧强调,田园化聚落政策虽然是面对农地工厂聚落已形成的现实,以政策将之纳入辅导管理,但已造成的伤害不应该一笔勾销。

郑安廷疾呼,别再以「解决缺地」当託辞,以形同就地合法的政策让台湾工业土地更加零碎化、加深管理难度,应该落实土地分区使用的原则,「否则国土规划就没有意义了!」。